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梦苑情梅

梦苑情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朋友如同一阕唯美的诗篇,在文字里相约,无声的语言浸透在梦的心田,从此文字便沾满了馨香,让寂静的夜晚变得绚丽起来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任性更年期(三十六)   

2016-09-01 20:40:50|  分类: 原创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八月二十八日八点钟,王雪到了火车站,来往的人川流不息,上车的、下车的、送亲朋好友的,都显出异样的神色,各有各的心事;吵嚷声、尖叫声、抱怨声充满了整个火车站。走进火车站的大厅,有四个灰色大理石柱子,有两层楼那么高,需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过来;中间有步行楼梯,分上下两层候车厅,王雪走进一楼候车厅,人头攒动,煞是壮观,有学生、有民工或是外出办事的,像是一群倾巢而出的蚂蚁。
    王雪来不及感受这里紧张而喧闹的场面,心急火燎的找到K218次列车,这时成群的人往车上挤,但王雪不是自己挤进去,而是被人推搡上去,随手带的一袋子食物都被挤得掉在地上,根本弯不下身去捡拾;车厢里挤满了乘客,一个空位子也没有,连过道上都挤满了人。
    王雪后悔不该听弟媳妇的话,受此洋罪——连脚丫子被踩都不晓得是谁了?现在能怎么样呢?只好直蹶蹶的挺着,幸好自己穿的是球鞋,否则后果将是不堪设想。别指望有人让座,因为坐着的都还嫌弃站着的挤站了他们的空隙,有人先下手为强,报纸一铺,直接躺在别人的座位下面,全然不顾别人的臭屁股和臭脚丫,这是站票中最舒服的,也是王雪最羡慕的;站了两个小时,列车终于到一个小站,王雪也舒了一口气,这时手机消息到了,王雪屏住呼吸,扫了一眼:
    “上车了没?”是动中有静的。但是另一只手拿不出来,怎么回复?只好等会儿吧,兴许有人要下车,这种想法简直太天真了,因为不到五分钟,又上来了一帮人,王雪本能地又往小桌旁靠靠,两小年轻人厌恶地瞪了王雪两眼,这时旁边抱着小孩的中年妇女将腿收紧,把小孩子抱起,让了让,王雪报以感激的微笑。
     “喀嚓-呼”一声尖响,一阵凉风细雨,在沉闷拥挤的车厢里激起了一片惊呼。原来,后车厢后排那块有裂纹的玻璃窗,在火车急转弯中被震飞了小半块,幸好没伤人。
    “谁的伞弄破了玻璃?” 乘警大喊着撞过来。
    “是我们的小伞。”一对盲人夫妻搀扶着站起来回答。
    “这种尖伞怎么能随便乱放呢?弄坏了玻璃谁负责赔偿?”乘警狠狠地问。
    “我们赔吧,对不起。”盲人夫妇微笑着说。
    “你们赔得起吗?伤了人谁负责?”乘警不依不饶。
    “好吧,多少钱?”女盲人问,男盲人一个劲儿地道歉。
    “一百。”乘警狠劲儿咬出这两个字,男盲人很快掏出钱,说时迟,那时快,乘警一把夺过走了,车上乘客一片唏嘘。这时火车又到一个小站,又有人往车上挤,车厢里面的拥挤更是没法形容——人们前心贴后背地叠压、挤撞在一起,摩肩接踵,简直让人窒息,一点空隙都没有;好像全世界的人都来了,在争着世界仅有的一车厢空气。火车慢慢起动,就在这当儿,检票员也挤过来查票,她在一位男乘客跟前站住了,要他拿出火车票,那位乘客说:
    “我有票,到终点站。”
    “知道,所有乘客都是到终点站的;但是你已经到站了,下去。”
    “同志,行行好,我还没到站呢。”
    “听着,要是再不下去,我就叫乘警把你从窗口扔出去。”检票员咬牙切齿地回答。
    “好吧,我再补票。”
    “真是浪费时间,再纠缠。。。。。。”检票员一示意,不知从哪里窜出几位乘警,扑向那乘客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那位还在大喊“等等”的乘客把他从窗口扔了下去,车内乘客一片惊惧;王雪也吓软了腿,站不住了,只好脱掉一只鞋子,屁股垫着,一窝三折,一会儿左屁股着地,一会儿右屁股着地,一会儿双膝跪地,就这样整整熬了一夜,第二天八点到站,下车时,腿、脚都感觉不到是自己的了,屁股粘了许多酸馊东西,加之一天一夜没吃东西,爬出车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了。好不容易找到前来接应的小弟,王雪一屁股软在地上,小弟王兵问怎么回事儿,王雪摆了摆手,休息一会儿,姐弟俩找了家饭馆,因为觉着里面服务员的着装很有特色,外加看着生意很好的样子,于是便进去了,王雪简单梳洗一下,换了件干净衣服,这时小弟王兵已经叫好了饭菜:三菜一汤,王雪太饿了,一口气扒拉了三碗米饭,吃完后去结账,王雪问多少钱?
    “五百八十元。”王雪傻了眼:怎么这么贵?无奈刚要掏钱,被小弟弟拦住了,要出菜单,仔细一算,二百六十八元;‘老帽儿啊,这是什么情况,刚一来就差点被坑,’王雪寻思。
    “你以后免不了要买菜、购物,这帮人看人带帽,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。”王兵提醒。
    “没想到天子脚下,还有骗子?!”王雪感慨。
    “可不是嘛,这帮人一看咱们是外地的,所以就坑蒙拐骗,以后你出门跟他们交流就用普通话,这样可能好些。”王兵说,王雪点点头,走出饭馆已经快十点了,王雪突然感觉到北京的大太阳真够热情的,火辣辣地撕开了大地的皮。小鸟不知躲匿到什么地方去了;树木都垂头丧气,像是奄奄等毙;只有那知了,不住地在枝头发出破碎的高叫,好像在说:热死了,热死了;真像是破锣碎鼓在替烈日呐喊助威!这时王雪看见地上掉了十元钱,再看看弟弟,想了半天,还是没敢捡,怕烫伤自己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37)| 评论(9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